設為首頁

24小時新聞熱線:   0571-88259697

杭州00后女孩迷上"盲盒" 兩天花了上千元!
2019-10-07 10:28:10 來源:都市快報
分享到:

都市快報 記者 萬禺 文/攝

一個售價59元,巴掌大小的玩偶,轉手能賣近900元?最近,盒身里裝有不同樣式玩偶的“盲盒”火了。所謂盲盒,是因為在沒被拆封前,玩家永遠不知道里面是什么。這種讓人欲罷不能的玩法正吸引著無數人前赴后繼,一擲千金。有人認為它是對消費欲望的釋放,是成年人的玩具,也有人將它看成是“合法的毒品”,是年輕人的“智商稅”。

容易上癮的玩偶

為抽到稀缺款一個月花了上萬元

如果你覺得盲盒的概念難以理解,不妨把它看成80后曾經熱衷于收藏的水滸英雄卡,只不過后者的載體是一包干脆面,盲盒更為直接,把一個個玩偶放到盒子里。

在一家品牌盲盒的線上店,客服小昭介紹,通常來說,一個系列的盲盒有12個基礎款,一個隱藏款。玩家抽中基礎款的概率是1/12,抽中隱藏款的概率大概是1/144。“和水滸卡一樣,都是靠抽,不過玩盲盒肯定會更燒錢。”——相比當年一包0.5元的干脆面,現在的盲盒動輒要60元,甚至近百元。

許多人喜歡抽盲盒,是因為在拆盒前,不知道自己會拆到什么樣的玩偶,這種不確定性會讓一部分“固執”的玩家要一直抽到喜歡的玩偶為止。

“特別是隱藏款,不論花多少錢,一定要抽到最稀缺的那個。”小昭就曾發現,一個上癮的玩家連續在他們店鋪買了上萬元的單個盲盒,“最后好像只抽中了一個隱藏款。”

不過,相比水滸里的108個英雄,盲盒似乎要無止境得多。一位資深玩家表示,一個系列的盲盒往往還有數十個子系列,“就像泡泡瑪特的熱門款茉莉,旗下還有開心火車派對、宮廷瑞獸、十二生肖等30多個系列。”

他口中的泡泡瑪特,是目前最流行的盲盒之一,邀請了許多設計師推出了許多卡通形象,最成功的是一個名為茉莉,被打扮成各種樣子的小女孩玩偶。在杭州湖濱銀泰的泡泡瑪特官方店,即使是工作日,進進出出的顧客也很多,而且大多是20歲左右的年輕面孔,以女生居多。

一個扎著雙馬尾的年輕女生,在展示柜前接連拿起了一個個盲盒,似乎在掂量重量,邊晃動盒身邊把耳朵湊近聽。她說這是網上大神們總結出來的辦法,用來挑選隱藏款,“有點像是爸媽打麻將時摸牌。”她說自己才剛入坑,就已經有點上癮,兩天里已經花了上千元。

天貓的數據顯示,一年在盲盒上花費超過20000元的玩家已經超過20萬人,其中95后占了大多數。

來源于日本的“小驚喜”

現在成了惡意炒作

然而,真正讓盲盒進入大眾視野的,不是其精美的設計,獨一無二的題材,而是價格的非理性上漲。

“就是玩具”創始人、資深手辦玩家付可介紹,盲盒最早是從日本流傳過來的,和扭蛋類

似,就是大家路過扭蛋機、便利店隨手消費的小東西,樂趣在于開啟后帶給玩家的小驚喜,可能是你喜歡的款式,也可能不是。

“盲盒在中國,主要是一種潮玩和盲盒結合起來的驚喜玩法,在一些針對女生市場的線下店火爆起來,類似日本medicom出品的Bearbrick小熊和Sonny angel。”付可說,“很多女孩在線下抽到重復或不想要的款式時,就會在QQ群或者微信群交換自己沒有的款式。”

換句話說,在進入中國的很長一段時間里,盲盒都屬于小眾群體的玩具,即使有交換和交易也多集中在愛好者之間,遠不像現在,被資本和“潮玩黃牛”帶離了原有軌道。

“這個市場越來越讓人看不懂了。”來自北京的資深女玩家雪櫻表示,如今像泡泡瑪特的隱藏款,一出來價格就坐上了火箭,隨便翻個幾番很普遍。比如最近出來的一款茉莉花童,隱藏款已經賣到近900元,而它本身的售價才59元。

“差不多一周的時間,已狂漲了近14倍。”雪櫻說,“更離譜的是潘神圣誕隱藏款,原價59元,二手平臺最高賣到2350元,狂漲39倍。”

或許正是在這種財富效應的刺激下,收集盲盒不再是表達對玩偶本身喜愛的一種方式,更像是一種“賭博”。一位在盲盒上投入數萬元的白領就將其稱為“合法的毒品”,她曾經和丈夫花了近萬元包圓了一個系列,就為了抽中隱藏款,但在打開所有盒子后,內心中只剩下無盡的空虛。

對于盲盒在國內發展的趨勢,付可并不認同,因為無論是公司還是媒體,都在渲染盲盒身價暴漲,很少有人像老玩家一樣關心盒子里玩偶的來歷和故事,“現在所謂的盲盒文化,到底有沒有文化在里面?”

入坑三年的玩家寒心退出

潮玩加盲盒的組合成了賺錢工具

和付可一樣,對盲盒現狀痛心疾首的還有一批老玩家。90后小可三年前就涉足了盲盒圈子,因為一開始就喜歡二次元,收集盲盒成了他的一項愛好。在最瘋狂的時候,他曾在玩具展上排了3個多小時的隊,就為了買到心儀的玩偶。

但最近兩個月,在二手平臺賣玩偶成了他的日常,誘因就是玩偶的官方出新款頻率越來越高,“老款還沒集齊新款就出了,質量一般,吃相越來越難看。”自嘲年紀大了開始冷靜的小可,正在將手里的近千個玩偶掛在二手平臺上出售。

正是依靠著以小可為代表的這些盲盒玩家為玩偶“氪金”,北京泡泡瑪特文化創意有限公司在2017年之后迅速扭虧為盈。去年上半年,其營收同比增長155.98%,凈利潤同比增長14倍。

眼看潮玩加盲盒的模式能帶來大量利潤,一些公司也在想方設法加入這條賽道。比如,晨光文具旗下的九木雜物社。更夸張的是提供激光解決方案的創業板上市公司金運激光,也試圖參股孵化有盲盒業務的玩偶一號。正在上映的電影《攀登者》與餐飲品牌呷哺呷哺合作,推出了一系列以電影角色為原型的盲盒……

更多玩家不得不和“潮玩黃牛”打響持久戰。00后女玩家小墨在玩具展就經常看到黃牛的身影,“他們有分工,有時還插隊,動不動就包圓,然后拿到網上去賣。”在線上,這群黃牛還會用搶拍器,將普通玩家拒之門外。

在泡泡瑪特貼吧,有玩家對“娃販子”買走全部限量款的行徑表示憤慨:“真心出娃的人能翻那么高的價?”底下有娃友跟帖表示,真心喜歡娃娃的玩家也不用著急,“過段時間熱情冷卻了就好了,就像畢奇圣誕水晶球,一開始炒到兩千多,現在1400都有人出了,這才不到一個月吧。”

另外,有律師認為,盲盒本身是一種市場行為或者商家的營銷手段,炒盲盒實際更像是一種利用人們好奇心和逐利性的賭博。然而,如果是使用盲盒販賣機,其本身雖是出于娛樂性質,但有可能演變為賭博機,有開展變相賭博的風險。

【來源:都市快報  作者:記者 萬禺 文/攝  編輯:吳陽杰】
  • 時政
  • 經濟
  • 城建
  • 文化
  • 民生
  • 墅評

新聞網站: 人民網 新華網 杭州網 都市快報在線 浙江在線 上城 下城 西湖 江干 濱江 蕭山 余杭 富陽 臨安 建德 桐廬 千島湖

政府門戶網: 杭州市政府 上城區 江干區 下城區 西湖區 拱墅區 高新(濱江) 蕭山區 余杭區 富陽市 臨安市 桐廬 建德市 淳安縣

3d一胆6拖多少钱